齊榮證券梁实赵季琛

池子鱼死网破,李诞悄悄离场,笑果文化造不出中国第一脱口秀

事实上,这两位的搭配也起着某种奇妙化学反应,在《吐槽大会》后半期,视频中的弹幕几乎等待着他们的出场。

但《吐槽大会》却离“冒犯”越来越远。

面对3000万的巨额索赔,池子也重拾老本行,调侃道,“原来我才是笑果文化2020年最大的p2p项目,一直以为自己是厨子,后来发现自己是道菜”。

李诞与池子

这一次,池子怼的不是别人,而是他曾经的老东家——脱口秀行业独角兽笑果文化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前三季的累计播放量分别为21.6亿、21.3亿、20.8亿,各占了当年网综近百分之十的流量。2017年财务数据显示,笑果文化净利润为1707万,大部分为《吐槽大会》广告收入,资本也愿意为其买单。

“谢谢大家,我是池子。”

“喜剧变了。”在《脱口秀大会 2》的节目上,池子如此调侃道。这句话也被池子用在跟笑果文化的纠纷声明中。

就在5月7日凌晨近1时,中信银行深夜发表致歉信,承认违规操作并向池子道歉,“已按制度规定对相关员工予以处分,并对支行行长予以撤职”。

交易账单被泄露,池子起诉笑果文化

李诞、池子与吐槽大会

再加上吐槽大会变成了“洗白大会”,导致风评骤降,豆瓣评分直接从7.6分跌到了6.1分。

池子走后,李诞也减少了出席《吐槽大会》的次数,缺少两位台柱子,《吐槽大会》第四季仿佛丢掉了魂。不少观众都反映节目失去了原来那股嬉笑怒骂、口吐莲花的味儿,在制作方满满的求生欲下,节目变成了一个无关痛痒的槽点换着角度说七遍的“隔靴搔痒”。

“中国脱口秀没有未来”

资本似乎越来越青睐脱口秀这个行业了。

奇葩说上,选手傅首尔似乎说出了他的心声:

两个月后,池子悄悄地在自己微博中置顶了一篇文章《我看池子》,文中有这么一段话:

伴随着《吐槽大会》的大火,节目中的两个年轻人李诞与池子,也开始真正步入大众的视野。

5月6日,池子微博发布长文,称笑果文化违约,拖欠应付报酬,没有按照合同给他账单明细。值得注意的是,池子的长文里还顺带牵扯出中信银行泄露客户信息的重磅消息。

池子是李诞领进笑果文化大门的。从《今夜80后脱口秀》开始,到《今夜百乐门》,再到后来的《吐槽大会》、《脱口秀大会》,甚至连出镜《向往的生活》都要带着他。

暴躁95后池子,怼天怼地后,怼上了自己的老东家。

“朋友们,这就是笑果脱口秀,哈哈哈哈哈...”池子在微博上晒出了被踢出群聊的截图,首次公开化了自己与老东家笑果文化的矛盾,顺便还@了下笑果文化CEO贺晓曦。

《吐槽大会》第三季结束后,池子突然宣布正式退出节目录制,“这是我最后一期了,谢谢大家,我是池子”。这个突然的结束,观众们除了感到惋惜,更想知道池子退出的原因。但没人知道。

此外,《吐槽大会》的slogan也从最开始的”吐槽是门手艺,笑对需要勇气”变成“吐槽我们尽量来真的”,满满的求生欲下,是笑果文化作为脱口秀行业独角兽公司的一次又一次妥协。

随着一档节目让池子拿下480万粉丝的关注,外界贴在他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。“暴躁95后”、“脱口秀天才”、“野生段子手”、“怼天怼地”等等无一不在强调着这个年轻人的强硬个性,李诞也评价池子为“少不更事”。

这是脱口秀演员池子离开吐槽大会后,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说出这句话。以往当他说出这句口头禅时,台下的观众就知道,池子的怼人环节要来了。

脱口秀到底是什么?吐槽大会主持人张绍刚有句话说得很对,“冒犯就是脱口秀的核心”。

事实上,池子与笑果文化这对冤家互撕,不仅仅是一则短平快的“新闻事件”,而是一出真正的“肥皂连续剧”。

一个月后,笑果文化又宣布完成A+轮融资,彼时,笑果文化融资总额已经超过2亿,公司估值也达到12亿元。

2017年中旬,《吐槽大会》第一季横空出世,幽默搞笑、却又直戳当代痛点的节目风格,令人耳目一新,一时斩获好评无数,风头无两。

那一瞬间,李诞的表情严肃又失落。

不少网友留言支持,“以后不会再用中信银行的卡了”、“中信为大客户抛弃隐私,就已经彻底失去信任了”。

除了天价的赔偿金,文中披露的另一细节也引发了网友的热议,关注度甚至一度超过起诉事件本身。池子称,在笑果文化寄过来的案件材料中,发现了自己在中信银行的个人账户交易明细。

这件事表面上看,或许只是演艺圈内普通的劳资纠纷问题。但如果把视线放到去年,可以发现,促使池子“鱼死网破”的导火索,似乎并不是中信银行的泄密行为,而是笑果文化和他之间的矛盾,由量变积累成了质变。

但从池子爆出的信息来看,中信银行把池子的交易明细给了笑果。

"你给观众带来了那么多笑声,你看着他们大笑,但是你总把自己喝多,你真的快乐吗?"

嘉宾中,王刚、唐国强、郑则仕等老戏骨通过年轻人话题重新翻红,李小璐、薛之谦、曹云金等圈内明星在节目中猛料不断。

在这出池子与笑果文化的“荒诞喜剧”中,我们不禁思考,闹剧的最后真有赢家吗?中国脱口秀的未来又在哪里?

“难道笑果文化可以随时调取公司上百名员工的个人隐私吗。难道中信银行就可以这么随便地给出成千上万的用户的个人隐私吗。” 池子在所发微博质疑道。

但后续似乎就这样结束了,在谁都没发声的情况下,“和平分手”成为默认结局。

在提出异议之后,笑果却刻意停止了池子个人的一切工作,并对他索要天文数字的赔偿数额。池子称,“我多次提出和平解约,笑果不同意,我只能提出仲裁,让他们付清我的报酬。然后笑果文化也提出仲裁,让我赔给他们3000多万。”

随后公司声明称正在寻求法律协商,暂不发表言论。

2019年4月3日,笑果文化完成B轮融资。至此,笑果文化的估值达到30亿。

笑果是否违法?根据《商业银行法》第29条,商业银行办理个人储蓄存款业务应当为存款人保密,有权拒绝任何单位或个人查询,且该信息属于极其重要的公民个人信息。

可笑果已经再造不出第二对池子与李诞了。

池子曾经执拗地说:"我要做个非典型的艺人,出名了也能自在地在上海街头骑自行车。”很长一段时间,他在流量与个性间摇摆不定。

1月9日,池子被笑果文化踢出了群聊。

无论老中青,你都能看到属于你那个时代的演员、明星、歌手,在台上他们妙语连珠、侃侃而谈,却又字字诛心。

截至目前,银保监局方面表示,该局已关注到脱口秀演员王越池(艺名“池子”)指责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泄露其个人账户交易信息一事,正式展开立案调查。

《吐槽大会》正在离脱口秀越来越远,而笑果文化却开始了它的行业独角兽之旅。

当时《吐槽大会》有多火?

对此,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孟博律师称,池子与笑果文化间可能涉及演艺圈常见的“雪藏”与“天价违约金”等问题,也可延申至“竞业禁止”相关法律矛盾。

随后贺晓曦同样微博上,确认了池子解约的消息,而作为笑果文化coo兼池子铁哥们的李诞则一度被网友戏称为夹心饼干。外界纷纷猜测这两个年轻人是否即将分道扬镳,甚至有传言称,是李诞把池子赶出笑果文化的。

可谁都没想到,这一出“闹剧”,竟在平息一段日子后,风波再起,双方最终不得不对簿公堂。

也就是说,中信银行对池子的交易明细应该保密,并且要拒绝任何人的查询。

中信银行陷入了舆论漩涡。其一开始回应称,主要是配合大客户需要。

同样的遭遇,发生在95后池子身上,但他选择了抗争。

或许真就如大张伟在吐槽大会上所说:“池子是中国脱口秀的未来,但中国脱口秀没有未来。”

同日,池子发微博辟谣称,“这是我蛋哥,他在我这不是蛋总,我们俩很好。”并附上了一张与李诞的聊天截图,聊天中李诞说了这么一句话,“我就不打听了,你需要我干啥的时候就找我。”

池子在文中称,去年已发现笑果文化拖欠了应付的演艺报酬,而且对方并未按照合同给到相关账单明细,该行为构成违约。

随后,笑果文化发文坚称自己一直在法律框架内行事,但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中信银行却连夜撤职分行长。5月9日,银保监会表示,正式对此事展开立案调查。

在被踢出群聊之前,池子在公司的群里发了一条这样的消息。

事情还得自火遍全网地网红综艺《吐槽大会》说起。

孰是孰非,或有法理去定论,但不管结局如何,终究避免不了一地鸡毛。

对于池子来说,李诞更像一个哥哥。在参加姜思达的《仅三天可见》时,池子表示,在笑果文化里,只有李诞能够管的住他,别人说他不听的时候都会去找李诞。

"吐槽大会不叫脱口秀,也不叫喜剧。台上说一些蠢话,捅这个挠那个,观众看了乐,台上都觉得他(池子)是一横空出世小二逼。观众发笑是因为他的行为,不是内容。"

正在业内人士满心欢喜,以为会开创一个属于这两个年轻人的脱口秀时代时,意外发生了。

而早些时候笑果工厂就池子起诉笑果文化一事发布声明表示,今年一月池子未经公司允许擅自参加商业活动,之后以邮件形式提出解约要求,笑果文化回复邮件后委托了律师处置经纪纠纷,其根据相关流程采取了财产保全、提起仲裁、证据收集等法律行动。坚称上述行动均在法律及合同的框架之下进行。

目前,池子已经向公安局报案,同时已向银保监会等政府监管机关投诉。

池子称,“我问了律师,依照法律,个人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是重要的个人隐私,银行不能把个人账户交易明细交给第三方。笑果文化这是属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。笑果无畏法律的这一系列行为,让我哑口无言,刮目相看。”

因一句“人间不值得”引来众多文艺青年争相效仿,足足红了两年的李诞,在凭借《吐槽》系列起势之后,资本将他推上了流量的位置。顺其自然,李诞褪去了以往锐利的外壳,在此之前,他还是个会因“什么是小说家”而与人争论不休的“愤青”。

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,2016年获得了游族网络的融资后,笑果文化接着被金主王思聪看上,于2017年4月完成了1.2亿元A轮融资。

 


Powered by 齊榮證券APP下载 @2020 版权所有 RSS地图 html地图